【少狄狄芳】朝阳小事33

33

“孩子,你总会明白。”


2017年的第一个工作日一点也不美丽,天空中飘着一大朵一大朵的雾霾,这一天,一架从西宁来的小型飞机在首都机场静静降落,一小支以白大褂和技工服组成的队伍安静地从机舱上走下来——这是一群常年驻扎在西藏的支援队伍,他们是各行各业的翘楚,专家,精英,他们在最好的岁月里苦苦钻研了小半生,将余下的大半生悉数奉献在祖国最苦寒的高原,新年,他们终于等来得以回到故乡的机会,他们并不急于与家人团聚,去享受来之不易的天伦之乐,尽管这机会一年只有一次,一次只有十天。

他们拉着不大的拉杆箱,结伴低声交谈,还在谈论高原上的建设、医疗和学校,队伍的末尾,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独自行走,他走出机舱,看了一眼北京雾色的天空,缄默无言。


16年的圣诞节碰上了周末,狄仁杰和王元芳依然没过成二人世界——但我也不能说他们不幸福。

褚尚元提前回国了,回国时还带来一个小礼物。

除夕夜,小法拉从国际到达口里蹦出来,一步跳进王元芳的怀里,挂在他王哥哥脖子上死活不肯下来。

王哥哥比他还兴奋,他捧着法拉肉乎乎的小脸蛋又亲又捏:“哎哟哟,法拉长这么大啦,王哥哥要抱不住咯!”

褚尚元跟在他们身后有点尴尬:“法拉自己下来走。”

褚法拉往王元芳怀里使劲钻一钻,绝不。


狄仁杰虽然没那么喜欢小孩子,看法拉也格外亲,他和他褚爱卿并排跟在两个小朋友身后,也很高兴:“嫂子难得这么开明嘿。”

“什么嫂子。”褚尚元纠正他:“人家维也纳大指挥没你这个弟。”

“是是是,小的说错了,我嫂子姓李,性别男,爱好褚。”

李警官又。出差了,褚尚元还可以比较口不遮掩:“知道就好,你丫赶紧改口,南子特别容易醋,平时我都不敢当他面给法拉妈妈打电话。”

狄仁杰感慨:“啧。”

“说到她我想起来了……”褚尚元有点刻意地不经意:“南子说你家进不来霾,本来我不想麻烦你,我这实在怕法拉不适应,你那儿要是方便……”

“方便,当然方便。”狄仁杰上前两步给小朋友们戴上口罩:“就住我那儿,我那儿离你那儿也近。”

褚尚元张张嘴:“其实我家挨西边,离公司也……”

“就你那个能叫家?”狄仁杰冷笑:“你不是住办公室么。”

褚爱卿表示,也是。


圣诞节褚尚元当然要工作,狄仁杰带着王元芳和小法拉过了个蜜周,这个圣诞节没人愿意往外走,三个人守在休息室里打电动吃垃圾食品,玩地不亦乐乎,王元芳自诩电动小达人,玩了小半辈子游戏没碰上知音,没想到家里藏了个顶级高玩。

法拉边嚼脆脆角边做裁判:“呀,又输了。”

王元芳把手柄一扔掐人脖子:“啊啊啊,你开挂了,你肯定开挂了!”

狄仁杰老神在在:“不是我党太狡猾,是敌军太无能。”

王元芳恨不得把面前的电视机,不是,电视墙砸了。


仨人玩的昏天暗地,周一一早都有点起不来,狄仁杰一睁眼已经八点,手忙脚乱把小王警官吵醒:“我的天你怎么还在这儿!”

小王警官眯着眼睛看眼手机,鲤鱼一样挺起来:“我的妈我怎么还在这儿!”

法拉横在俩人中间咂咂嘴,接着睡。

俩人手忙脚乱洗漱穿衣服,五分钟搞定,王元芳急匆匆隔着法拉亲他一口:“记得吃早点……记得带上法拉一块儿吃早点,法拉维生素你别忘了,中午也想着他点,你没空让瑶瑶给他弄点吃的,热的啊!”

狄仁杰怕他迟到,赶紧赶人:“行行你赶紧的,孩子有我呢你放心。”

王元芳抱着外套往外冲,差点把游戏碟踩坏。


接下来的几天没什么可说的,狄仁杰连着开了几天年终总结,王元芳忙着给李润南擦屁股,法拉过着每天接受一办公室小白领宠爱的幸福人生,日子过得忙乱而平静。

2016年飞快地过去,新的一年的第一天看起来也必然平淡无奇,除了……

这天一大早公司前台来了一个老人,这老人也不说找谁,也没说什么事,他默默走进公司,安静地找了一个角落坐下,没有人意识到他的存在,甚至也没有人看见他,万盛就像一台高度运转的永动机,没有人有功夫去操心不属于他们职责以外的事。

瑶秘书这天来了个大早,她今天穿了一身红外套,踩着高跟鞋风风火火走过前台,走向总裁私人办公室,半晌,她又折回来。

“狄……董事长?!”

她花了半小时打造的精美妆容跟着她的声调花容失色,她惶恐地站在老人面前,不知所措。

老人慢慢站起来,伸出手:“您好,狄知逊。”


狄仁杰在项目上,信号不好,半天没人接电话,瑶秘书握着电话,急的汗流浃背。

“狄总您再稍等一下,他应该……”

“不急,”狄知逊笑得很和蔼:“我等他。”

瑶秘书脚跟顶着高跟鞋犹豫片刻:“那也不能让您在这儿等。”


狄仁杰办公室前有一个特别大的会客厅,专门……接待各位排队面圣的高管们。

狄知逊安安静静坐在里面。

12点眼看要到半,狄小总还是没有要回来的意思,瑶秘书每隔一会儿进来看一眼,特别不放心:“您看看需要点什么,要不我让酒店先给您简单做点吧。”

狄知逊膝盖上摊着一本书,依然和蔼:“您忙,不用特别照顾我。”


瑶秘书来公司有五年,头半年也伺候过狄老总,见识过老爷子的脾气,他不难伺候,只一样忌讳:绝不能在他面前耍小聪明。

瑶秘书自己不能进去打扰,也守着门不让别人进,老爷子没有摆出摆驾回宫的气氛,就是不想让人打扰。

这个早上,万盛中心上下谁也没能踏进会客厅半步,谁也不知道他们曾经的太上皇竟然出了一次关,除了……已经在里面的人。

小法拉每天都早早守在会客厅,也不闹,安安静静杵那儿读书,有人问就说是等爸爸,雷打也不动。瑶秘书本来要把孩子领走,狄知逊看他小小一个在大沙发里坐地很直,特别可爱,对着瑶秘书摆了摆手,一老一少在会客厅里呆了大半个早上,气氛还挺和谐,狄老总甚至去问褚小世子:“你在看什么呀?”

法拉回答地响亮:“爷爷好,我在看书。”

狄老总当然知道他在看书:“爷爷能看看你的书吗?”

“可以呀,”法拉盖上书皮,递过去,狄老总得举起来眯着眼睛看——素色封皮,花体英文字母,人类简史。

狄知逊笑着看小朋友:“真了不起,这都看得懂。”

法拉不好意思,嘿嘿笑:“其实……也不算太懂,又好像懂。”

“是啊……”狄知逊摸着封皮:“别说人类的历史了,人活一辈子,自己也未必看懂自己。”


中午一点,狄仁杰甩着大长腿往会客厅奔,一路上差点把走廊里一盆大绿萝弄倒:“宝贝儿对不起对不起,我这开一早上会才看着点,饿坏了…………爸?!”

狄仁杰是真吓了一跳,他这个已经被他从生命中抹去意义的爹正抱着他的小柿子,很慈祥很认真地说着什么,法拉坐在他膝盖上,俩人捧着一本书……其乐融融。

“……剥削与压迫是文明的必经道路,任何事物都有利弊,人们使用语言,让我们能自由地沟通,表达愤怒、欣喜、悲伤和爱,这一点,就要得益于帝国。”

法拉听地更认真,问的问题特别老成:“什么叫压迫,压迫是不是就等于剥削……什么是文明,悲伤和爱为什么会在一起?”

狄知逊笑得更慈祥:“这些你还不需要弄明白,你以后会明白。”

法拉对答案严重不满意:“爸爸也这么说,他对我说话,总是加一堆’以后’,’等你长大’,’再过几年’,以后是以多后,长大是长多大,到底要过几年——”

狄知逊哈哈大笑:“你和我儿子一样,猴急”

……他儿子杵在门口,已经杵了老半天,根本没人理他。

狄仁杰开口:“爸……”

狄知逊把书合上,塞进法拉小手里,慢慢把孩子抱下来,他抬起头,看着他多年未见的儿子,面上倒没什么多余的表情。


狄仁杰陪狄知逊在公司里四处走走,既紧张又冷淡,既生气又期盼。

狄知逊对他这些年的成果兴致倒了了,也没有检查作业的意思,老爷子背着手,缓缓走过一个一个写字楼模型,表情更加沉稳。

狄仁杰跟在他屁股后头汇报作业:“这个,万盛中心2.0,预计年底开盘…啊就是下一个总部大楼,周边配备综合体,还有住宅,年前刚估过值,住宅市值一平米15…”

狄知逊点头:“不错,还有吗。”

“还…没有了。”狄仁杰在他身后低着头,他猜不明白老爷子的心思,越猜越急,再也沉不住气:“爸,你到底回来干嘛的!”

狄知逊站在朝阳第一高的沙盘前,声音发沉:“我回来看我儿子,还需要跟我儿子打个汇报。”

狄仁杰长呼一口气:“你、您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“你……三岁那年,算命的说你是帝王命,以后要成就大事业,你妈不信,他们都不信,”狄知逊回头,脸上难得有了一点笑意,是自豪:“我一直相信。”


评论(14)
热度(75)
  1. 汤圆君禾鬼 转载了此文字
© 禾鬼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