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巍澜】日常三十则9

国庆节前两天,龙大新生军训热热闹闹闭幕,沈巍等着孩子们和教官依依惜别交换微信,突然接到赵云澜一个电话。


赵处长找他商量事儿,开场白莫名其妙地:“我记得你……是不是说过你喜欢女孩儿?”


沈巍毫不犹豫:“女孩儿,对,女孩儿。”


“下午等回市区了,你先来趟处里吧,有个事儿,得咱俩商量一下。”赵云澜显然在电话那头措了半天辞,最终放弃:“我那个姓曹的战友……捡了个小姑娘,七八岁,得找人养两年。”



赵云澜在电话里没细说,大概是一只小鬼不知道自己该入轮回,在他生前呆的地方用残留的一丝魂魄苟延残喘,苟着苟着还捡了个没人要的小姑娘照应着,一人一鬼相依为命了好几年,兴许是判官总算发...

【巍澜】日常三十则 8

这章其实没有很日常(


没能坚持几天,赵云澜的戒烟大计又失败了。十几年的老烟民,尼古丁深扎在血液里,吃多少糖都不好使——他开始偷偷摸摸等沈巍睡了去阳台抽,把窗帘烫出来一个大洞。

沈巍发现了也没说什么,他不知道从谁那里听说了最近很流行的烟蛋,一种电子烟,给赵云澜买了一套,瞪着无辜的双眼塞进人手里。

赵云澜支支吾吾左顾言他只好接过来,试了一口上头了:“我的天好恶心。”

沈巍很耐心地解释:“不习惯你也试试,下周我要出去一趟,半个月才回,你在家好好的,别瞎胡闹。”

赵云澜很郁闷:“我堂堂,是吧,我自个儿活了那么些年我闹出啥了……然而亲爱哒你要去哪里,年纪会开外地去啦。”

沈巍表情略有波澜...

【巍澜/湮灭paro】坠落1

湮灭电影及其原著《遗忘南境》paro,没看过电影的宝宝们,我会尽量在文里介绍说清设定,么哒

我第七次在南境中的苏醒是在北面的海岸线上。
幸亏我们被命令保持记录的习惯,自从进入南境以来,我们的记忆就难以保持清晰,有时,我以为前一日我还在学校朝北发阴的办公室里,而来到南境的原因、过程都像一场难以回忆的梦;多数时候我们仍能想起前一日行程的片段,比方说我们在麦田间采取生长出变异孢子的“稻粟”,以及在田道间突遭长有人类眼眸及牙齿的豪猪的突袭。
而这些天来非同寻常的旅途所换来的乏力,则又时时警醒着我们早已深入这片非凡区域的境况。
根据我的笔记,今天已经是我们沿着海岸行走的第三天,区别于第十二勘察队,我们这个队伍都

【澜巍衍生/冯庸罗浮生】无名章二

隆福戏院的班主也姓罗,罗班主也是他罗家的大管家,罗大管家不仅管唱戏还管杀人,贵人,忙,见了他家少爷向来要跑。
罗班主盘着算盘别过头,提着碎步往台后头溜:“今日没有信,昨日也没有,前日更没有。”
罗浮生扒着栏杆看他:“你怎么知道我要问你这个,我不是问你这个,今日我要用你的车,钥匙给我。”

罗大管家跟着一路小跑,想拦又不敢拦:“你不是平素爱骑你那摩托吗,今日怎么又要车?你去哪里?几日不回?又要杀谁?”
罗浮生刹住脚,凭着这二年前抽出的那点条欺负人,高举着钥匙让人想抢抢不着:“我去接个朋友,你哪来那么多的这不行那不许。”
罗大管家好心痛:“我只问你两句话,你又听成了这不行那不许。”
罗浮生冷笑一声,跳上车:“你...

【澜巍衍生/冯庸*罗浮生】无名章一

中短篇,年龄差,大冯小罗,注意cp是冯庸*罗浮生

二更天,专列上拉死人的那个空里翻出来一个活人,还是个孩子。
冯庸部队里救下来的一双手能点完,救下来也没几个能活,其中一个断了胳膊,夜里发高热,浑身打冷摆,棉被军装实在腾不出余的,这是东北的旷野,风雪隔着火车皮也能要人命。
旁人在旁边支支吾吾,说车皮里有不用的军装——从死人身上扒,管够。
冯庸咬碎了牙床,最终点了头:“九团,现在有一个是一个,扒。”
这一扒才发现车皮里藏了一个人,人躲在一个死人身下,被枪逼着还想跑,险些跳了车。
人被扔在冯庸脚底下时仍不安分,可能是太吵,嘴被堵了,子弹穿进小腿肚子,跑是跑不动,嚷也嚷不出,就剩一双眼睛,火辣辣直勾勾盯着人看。
这...

【巍澜】日常三十则 7

曹斌前方出没预警

沈巍的生活习惯也开始逐渐跑偏,周末,俩人大中午才起,昨天他们闹地太厉害,赵云澜一大早找水喝,他手上一边系着居家服裤带,一边哗啦啦接上一杯。
于是沈巍从衣帽间出来就看到这么个景象,赵云澜一手提着还没系好的裤带,内裤和小腰呼之欲出,一边咕咚咕咚喝水。
沈巍吞咽一下,突然觉得自己也很渴。
转眼间那人又提着裤带刷打开冰箱门,提着两块面包就要往嘴里塞。
“就不能衣服穿好了再吃。”沈巍上去帮他:“而且要热,面包机我买了半年,你也不用。”
赵云澜还没醒明白,嚼着面包嘟囔:“不爱吃这些洋的,以后早上你让大庆买点包子饺子得了——我说你手怎么那么热乎,怪烫。”
沈巍耳朵一红,拿走他杯子,咕咚咚也灌上几大口。
赵...

【巍澜】日常三十则 6

赵云澜头一次和沈巍的师父师娘打照面,是在新家附近的商业街里。
他当时正蹲在地上研究一款按摩椅,自打沈巍跟他共命,他就老觉得沈巍比以前要容易生病,一点风吹草动就心疼地不要不要的。
沈巍这两天有点腰疼,尽管沈老师本人数次暗示主要原因是俩人最近太能搞,赵云澜坚决不认同。
“你就是太累了,早上上课,晚上备课,中间还得干家务。”赵云澜斩钉截铁,最后还是认同了一部分:“夜里还得干我。”
被人认出来的时候,赵云澜正很豪迈地指着价签:“最贵的是吧,就它了。”
沈巍站在他身边很着急:“你刚买了房,还得还月供,花钱不要这么大手大脚,这个还不一定有用……买个便宜的试试得了。”
赵云澜完全不理他:“又不是你一人用,这房子我不也住

【巍澜】日常三十则 5

赵云澜这趟差事还是很苦的,他确实瘦了不少,还缺觉,整个人有一种大难没死的洒脱感,很困很饿尤其是困。
他第二天快中午才醒,一觉醒来沈巍已经不在床上了,他听到楼下有嗡嗡地动静,套件老头衫就往下跑。
沈巍正站在一楼院子石阶上举着吹水机面无表情地吹着狗。
新家带个小花园,狗是白色的,小米每天被大庆从这头遛到那头,没几天就得洗澡。
吹水机威力ok的,大庆蹲在遥远的远方龇牙咧嘴,狗毛实在太长了,小米不耐烦,晃着庞大的身躯把一身水全溅沈巍脸上。
沈巍依然面无表情,习以为常抹了一把脸——他浑身上下早湿透了,为了洗狗他穿了件赵云澜的旧衣服,眼下胸口上一片水渍,他眼镜也没带,头发也没胶,刘海上结着水珠,看起来……又柔和又欲...

【巍澜】日常三十则 4

这段时间,赵云澜出了一趟差——龙城隔壁县旁边有个村儿后边有座山里疑似怨灵出没,该县分处搞不定,需要来几个有经验的。
赵云澜走前腻腻歪歪磨磨叽叽,要不是一个破事儿斩魂使亲自操刀实在夸张,烦得沈巍差点当下就和学校请假跟着他去了。
走前缠缠绵绵,回来的时候倒躲躲藏藏,录音笔事件以后,赵云澜给沈巍买了个比较傻逼的智能手机,给他装了个微信,他知道沈巍放不下心,还把人拉进了特调处微信群,好让沈巍不在的时候也能知道他们的状况。
但凡一个群里有林静,向来就很难安静,沈巍从来不在里边说话,倒也时不时拿起来看看,没个小半天就刷出几百条,尤其外勤出差,坐车嘛很无聊的。
算日子赵云澜该回来了,这两天群里倒出奇地冷清,前两天小...

【巍澜】日常三十则 3

要不是女娲那个美丽的错误,赵云澜绝对是比较爱狗的那种人。
他这种人看见街上遛狗的,尤其是什么金毛哈士奇大黑贝,就像沈巍那个年纪没有女朋友的人看见别人遛儿子,相当敏感和极易嫉妒。
以前是没条件,这回家也搬了,还是个花园洋房,赵云澜又打起了自盘古开天地就没能实现的小愿望。
“你看哈。”他指着地上晃着尾巴打盹的大庆:“大庆呢也老大不小了,我感觉他已经长大并且非常懂事。”
沈巍在看书:“想干什么,你直接说。”
赵云澜得寸进尺:“我想养条大狗。”
“不可以,先不提大庆懂不懂事,你平时下班没有点,休息的时间本来就大大不足,养一只狗,一来浪费时间。”沈巍翻一页书:“再者,养大庆和养狗不一样,养狗需要较大的精力,你认为你...

1 2 3 4 5
© 禾鬼 | Powered by LOFTER